• 本来也薄又生得老实有时辨不清事理

    2017-08-04 20:47

    临走之前,婆家柴也不多,粮也所剩无几。我妈特善良,说先到我家挑一担棉花棋吧!怕被人笑话,在晚上由我妈拎着小方灯照路,我把棉花棋挑到婆家。我父亲说:“再帮他们买个煤球炉子,解决长期的烧柴问题。”我又给公婆买了点米,放在我娘家,叫我妈慢慢给送一点过去。因为家里放得多了,婆婆心里一乱又要去送人。婆家粮食一直很紧张,我帮他们在自留地里种了些小麦,收了几十斤,磨了好多面粉。她做了一藤盘馒头,却放在家门口发给所有路过的人吃。我生气地说:“妈呀!你不知道我在畜牧场多节省,我们几个女孩几个月不买一次荤菜。”婆婆听后,借了20元钱,烧了一桌好菜,放在幢篮里叫一个学生和她一起扛到我的畜牧场来,把我气得鼻子冒烟。20元,企良一个月寄来的工资,我要苦干多少个中午?企良知道后说:“这就是我家特别穷的原因。”本来也薄又生得老实有时辨不清事理
    最难的是队里分粮草,公婆拿不动,我就去找陆秀芳队长商量,请她帮助找人送一下,工钱和粮、草款都由我来结算。陆说:“你真是个好媳妇,什么都给他们安排好了。”我说:“不是什么好不好,我要出去挣钱,如果家里缺这少那的,老给我打电话、写信。我就不能集中精力去养鸡,我在启东的任务很重。因为我公公已经几代单传了,宅上都是远房亲戚,所以务必请你帮这个忙。”陆说:“也真是难为你了,嫩毛竹扁担就要挑这么重的担子,人家新娘子像一朵花,你却要挑弯扁担。”我说:“我只能面对现实,妥善安排才能料理好这个穷家。我不这样做,还能怎么样呢?去跟陆企良闹?还是去跟公婆吵?如果吵吵闹闹能致富的话,我当然也愿意。”女队长笑了。
    陆企良的姨妈是个十分明事理的人。她对我说:“外甥媳妇,这个家难为你了。我姐心肠是好的,就是有时把握不住自己,过后她自己也很难过,她也说对不起曹钟菊呀。小石是个聪明人,你付出了那么多,他心里是明白的。”我说:“我很同情姆妈,气过之后也觉得她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知道她内心很爱我的。有时宅上的人说了我一句不好听的话,她就要去跟人家拼命。”姨妈说:“心宽点,我姐姐的病也会稳一点。”本来也薄又生得老实有时辨不清事理
    我说:“姨妈,我有信心的,这个家不可能一直这么穷的。不过,我在启东,父母亲经常跟姐姐姐夫吵吵闹闹,我实在不放心。”姨妈说:“小生(陆企良的姐姐)也不容易,男人当代课教师,二十多块钱一个月,家底。你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我说:“不是我要跟他们讲究什么,他们母女合不来,当然也不能怨姐姐,主要是姆妈有时候说话不算数,但是,我们都不在家,家里总是吵吵闹闹我也不放心”
    我想这个家已经穷到不能再穷了,还有什么好争呢?实在是穷吵而已。二位老人既没有收入也没有家财,连养活自己都很难。可是,由于婆婆常常说话颠三倒四的,一会儿说要把姐姐当儿子对待,一会儿说什么什么要给姐姐。然而过了几时她又反悔了。我说:“姆妈,我都不计较什么,你还要反悔什么呢?说过给姐姐就不要反悔了。”婆婆不高兴了,说:“你想让小石做曹家的上门女婿。”我想想好笑,我们已经结婚了,还说这话。就对她说:“那么你说话也得算数,这样跟姐姐出尔反尔也不好啊。”
    快过年了,陆企良探亲回家,他说,我一直不在家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总得为父母做点什么。我因为场里刚进了苗鸡,需要保温就留在启东。他刚回家二天,我父亲打长途电话来说,小石跟他姐夫打起来了。我说他一个文弱书生,怎么能打起架来呢?父亲说:“你马上回来,家里打得一塌糊涂,大衣橱的门被小石敲掉,二只碗缸被他姐夫甩得一地,电话里说不清,你回来就是了。”我抱着还不满六个月的儿子天天,冒着刺骨的寒风,先是坐载客自行车,再坐机关船匆匆赶回家。本来也薄又生得老实有时辨不清事理
    知道我要回家了,看热闹的人已经把我家围得水泄不通。一进家门,公公婆婆向我哭诉着,陆企良不太会讲话,气呼呼地靠在灶沿上。我十分难过,想想这么穷还要穷吵,望着一大群围观的邻居,说:“天天饿了,我也饿了,先吃饭吧。”婆婆说:“我已经请好了娘家侄子,等会儿我们打到茅家去,不能便宜了这个脚骨里。”我妈也来了,说不要吓着了孩子,把天天交给我吧。我一边对我妈说:“妈,你凑什么热闹,天天还要吃奶呢!”一边出去叫我婆婆的娘家侄子回家。
    晚上,我让陆企良把经过情形讲一讲。他说:“我刚回家姐姐就来了,说什么现在男女平等,要来拆房子。我也没有完全反对,只是说要跟钟菊商量一下。姐姐就把正在包的馄饨往地上一摔,说:‘你拖延,我不等。’于是叫了一帮人来拆房子,被我从屋顶上赶下来。我说,谁敢拆?我是郭家的儿子。第二天姐姐姐夫又带了一帮人说:‘房子归儿子,衣橱应该归女儿。’母亲不让他们搬就睡在橱里,姐姐把母亲拉出来,母亲就摔到床底下,我气急了,就去拉姐姐,姐夫过来就是一拳,把我的眼镜打落。父亲过来帮我,姐夫抱起碗缸就摔,一边砸东西。一边指挥小杨等人去搬衣橱,我就和他扭打在一起……后来,你娘家得到消息,来了一大帮子的人,我一发火把橱门劈了。”我平静地说:“要怪也得怪你的母亲,姐姐平白无故也不会来要这要那的。姆妈既然已经说过给姐姐了,就给姐姐好了何必这样吵吵闹闹的。”企良非常委屈地说:“又不是我要阻止,是姆妈要反悔。”

    上一篇:改变家庭面貌的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在身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