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 这么好的资源不充分利用岂不可惜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2017-08-17 21:46

     沧廊相聚之津冀任我行
      
      “疯之冠”们早就策划的沧廊小聚,终于在2017年早春2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成行。先是想着开车去,但四个多小时的车程一个人开有点累,换着开又怕乍一换车手生,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坐高铁。我们是又快又安全又舒适了,可忙坏了彬子和淑丽两捆子,彬子负责网上订票,不仅要用心查找车次,还要不断发微信照片征求我们的意见,回程没有合适的直达车,要从天津西中转,淑丽怕我们麻烦,坚持送到天津西,彬子又退票重买。淑丽更是全家出动,她和老公老何各开一辆车,从沧州西接上我们之后全程陪同,辗转沧、廊、津三地,直至第二天下午把我们平安送到天津西站。
      
      从秦皇岛到沧州,七八百里的路程,高铁两小时就可到达,现代交通早已把成语中日行千里的速度刷新了N多倍。在天津滨海工作的红兵童鞋,我们每次聚都特邀他参加,这不仅因为他是“疯之冠”的编外队员,更因为他的活泼开朗、诙谐幽默能为相聚增添色彩和快乐。通过微信联系,红兵买了跟我们同一次的车票,更巧的是还同一车厢,啥叫缘?这就叫缘,缘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坐在飞驰的高铁上,一边吃吃喝喝,一边叽叽喳喳,更感觉时间过得飞快,车到天津,我们瞪大眼睛寻找熟悉的身影,彬子首先发现了站台上的红兵,人家一边排队一边打手机,从容淡定的那叫一个潇洒。红兵是坐轻轨从滨海过来的,市内那一段耗时一个多小时,而从天津西坐高铁到沧州才半小时,日益拥堵的城市交通跟日益快速的城际交通形成巨大反差,尤其大城市,出行难已成为了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懒觉照睡、早饭照吃、家务照做,不慌不忙的从秦皇岛出发,12:30就到了沧州,一点也不耽误吃午饭。沧州西出站口,等候多时的淑丽、秀萍等人翘首以待,大老远的又招手又呼唤,我们也兴奋地呼应着,如果不是两只手都提着东西,估计早已在大庭广众之下手舞足蹈了。按计划,此行先到沧州、再去大城,我们坐高铁过去,到沧州后的行程要坐汽车,算一算人数,至少要两辆车才坐得下。我知道秀萍不会开车,老何是医生,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周六周日难得休息,虽然我们很想见他,但更理解他的工作性质,总不能为了陪我们丢下病人不管吧。之前我跟淑丽私聊提到这个问题,她让我只管放心,说保证有两台车,实在不行她找个亲戚开车。令人高兴的是,周末正好老何的徒弟从北京回去了,这样就有人帮老何盯班,从未谋面的我们也得以见面。只是那两天可辛苦了老何同志,不仅身兼司机、保镖、跟班儿,陪吃、陪喝、陪游览,还要远程接待病人咨询、指导徒弟临床,看他不停地接打电话,吃饭的功夫也不得消停,我们心里很过意不去,看来以后再去哪儿还是开车比较方便。
      
      下火车、上汽车,在沧州吃了午饭又游览景点,沧州人民盛情款待,直到下午五六点钟才在老段同志的再三催促下赶赴大城。近几年,我泱泱大河北紧跟全国交通发展步伐,开通了多条地级城市之间的高速铁路及公路,把全省连成了四通八达的交通网。我们走的是廊沧高速,从沧州上高速,到任丘、大城出口,在高速路上行驶的时间只需30多分钟,到达位于大城县南环东路的红英家楼下也不过1小时。第二天送我们,走的是省道381,在唐官屯上津沧高速,一路导航,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顺利抵达天津西站。津沧高速我是第一次走,想必这条路也是近些年才开通的,因为十年前我在企业,曾经多次经天津到沧州,那时只有京沪高速,再早与当时的唐津现在的长深尚未连上,有一次我们经天津上京沪高速,疏忽中错过了静海出口,结果绕了外环一周又回到了原地,来了个环游天津(偷笑)。沧州到廊坊、廊坊到天津,两地两城之间来去如此便捷,这让祖国的心脏——北京情何以堪,据说皇城根下的人们每天上下班耗费在路上的时间平均就要两三个小时。啧啧,有这个时间,咱都在家中吃饱喝足睡上一小觉了,所以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烦恼,小城市有小城市的便利,正所谓有利就有弊,有得就有失,世上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交通如此发达,出行如此便利,吧,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见谁就见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