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 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2017-08-17 22:16

    一生有你
      
      有一种说法,女人在世上走一遭,拥有几个对自己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地呵护与付出的好男人才算是幸福、完美的一生。这几个好男人分别是父亲、哥哥、丈夫、儿子和蓝颜知己。比照了一下,我算是很幸运的了,父亲、丈夫、儿子自不必说,哥哥虽然没有,蓝颜也不确定,但我生命里有你,而你在我的心目中,既有哥哥的关爱、包容,又有蓝颜的懂得、支持,早已很好地将哥哥和蓝颜融为一体了。
      
      我们在懵懂的年少时候就认识了,并且一路相伴走到今天,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相信我们会一直这么相伴着,直到生命的尽头。忘不了你突然跑到我面前给我的蝉蛹,你放到我手里就跑开了,我看着已快被你攥死的蝉蛹心里暖暖的。儿时很穷,温饱都难保证,更不用说荤腥了,我们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顿肉。可能是吃不习惯的缘故,我小时候不吃肉,连鸡肉都不吃,但唯独对蝉蛹情有独钟。未蜕变成蝉的蛹,肉质紧密无异味,腌了之后油炸,外酥里嫩,香而不腻,是我儿时记忆中最美的吃食之一。蝉蛹在地下,据说要经过十多年才能破土而出,最初在地面上只能看见蚂蚁大小的洞,不好被发现,加之大家都去找,是很难找到的。你为了让我解馋,总是将好不容易找到的蝉蛹送我,每次我吃着香喷喷的炸蝉蛹都很开心,眼前会浮现出你摊开的因抓蝉蛹而弄得脏兮兮的小手。
      
      初中我们就读于离家几里路的乡中学,每天下了晚自习步行回家。那时村里不通电,乡间土路也坑坑洼洼不好走,夏天两侧的庄稼高高密密,风吹过的声音在黑黢黢的夜里十分瘆人,走着总有点提心吊胆。散布在地里的坟头以及那些关于鬼神的传说,更让我们小女生毛骨悚然。你和几个男生远远走在前面或者跟在后头,要么发出些怪声,要么突然追上来吓我们一跳。当时真是怨恨死你们了,有厉害的女生还扯着嗓子骂过你们。后来习惯了,没有你们的捣乱反而不适应,再后来渐渐明白了,你们那样做其实是为我们壮胆。三年初中,上千个日子,我们就一直那么相伴着,白天在一间教室上课,夜晚走一条乡路回家。中考后我们上了同一所重点高中,很幸运地又分在一个班。当时约定俗成,男女生不能公开说话,以你为首的那一小撮男生关注我的渠道就是偷看日记。我从小有写日记的习惯,那时候单纯,日记没什么秘密可言,随手放在位斗里,午休时你们就偷偷地翻出来看,我的很多家事和思想动态你们都是通过日记了解的。高二时有一个男生处处关心我,很难收集到的学习资料总是复写了放我书桌上,每次回家给我带好吃的,还想方设法找老师换了跟我同桌,为此招来同学的猜忌和议论。我不知道怎么应对,一度很苦恼,精神紧张得甚至影响到学习。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就不再打扰我了,当时我还很纳闷儿,毕业后才听说是你们把人家约出去声色俱厉地警告了一番。
      
      高考后我们上了远隔千里的两所学校,自此开始书信往来,信的内容无所不包,实在没啥可说的就谈各自看过的电影。再后来我们分配到一南一北的两座城市,没有手机时依然保持着通信的习惯,这一写就是十几年。你写给我的信我都留着,满满的一大袋,我认真地数过,居然有两百多封。对你有了依恋之情是在知道你私底下给予我那么多的关心和帮助之后,那是上了大学后你同桌在信里告诉我的,他还说曾看过你的日记,其中有一天写道“不知怎的,我就觉得她应该有个哥哥,也好有个人疼她、爱她、呵护她”。你同桌说问过你“她”是谁,你没说,但他认定那个“她”就是我。这么多年来,你没说过对我的感情,我也没问过那个“她”是不是我,但我们从心里一直都那么那么近。虽然不常见面,但联系从未中断,各自有了较大事情或者解不开的心结时会写信或通话,恋爱、结婚、乔迁、提职……不是每件事都要征求意见,只是让彼此知道就好。后来重心转移到孩子,儿女的每一步关键时刻:考学了,读研了,工作了,订婚了等等,也都觉得互相通通气心里才踏实。很多时候,这种沟通也确实受益匪浅,对方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一个建议,往往就起到点拨和开解作用,不仅能够修正思路和目标,还有利于做出决定并坚定信心。
      
      想起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多少人曾爱慕你;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一生有你是我的幸运,有你的挂牵我很幸福,有你的陪伴我不孤单。
      

    上一篇:这么好的资源不充分利用岂不可惜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下一篇:我要用最美妙的音符震慑她们的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