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 向思远瞄了一眼那眼里充满了回忆也有无奈

    2017-08-18 14:45

     
      等思宇把碗筷洗净之后,稍稍休息了一会,林进峰就催着回家,“你不就是要去赶场嘛,坐一会就不行呀,总该歇歇吧让我?”思宇没来好气了。
    “那你就和薇薇在爸妈这里吧,反正我是要走了……”林进峰就去收拾东西去了。
    “你们不知道,他一天到晚就记得牌,那里有个家的概念呢……”思宇摇了摇头,“燕儿,你今天是在舅妈家歇一晚还是让我们带你回家啊?”思宇问着晓燕。
    “我就和你们一起走啊,估计我妈也在家里等我呢!”晓燕答道。
    “你就在舅妈家歇一晚啦,给妈妈打个电话不就得了,陪你舅妈一晚上啊!”叶母极力的挽留着外甥女。
    “舅妈,我过两天再来不就是嘛,我小的时候就喜欢住你家里呢……”说着还偷偷地!这个家的一切,对她来说,真的好熟悉,这里留下了她太多太多的美好回忆……
    还是叶父开口了,“燕儿回去吧,你舅妈就不顾及你妈的感受了,她爹娘不也想她嘛,是不?”
    “还是舅舅理解支持,嘿嘿……”晓燕向叶父投来感谢的目光。
    “滴滴…滴滴…”车上的林进峰耐不住了,不断地摁着喇叭。
    “舅舅,舅妈,再见,您们俩口子年底抽个时间去我家吃顿饭啊,到时我来接你们!”娅娅是相当爱这俩口子的,就和自己的亲生父母没有区别。
    “好,外甥女来接我们,哪有不去之理呀……”叶父高兴地满面笑容了。“好,到时我打电话给思远定日子,我来接您们俩,外面冷,您们进屋去啦……”
    车子终于在晓燕的一步一步的回望里渐渐远去……向思远瞄了一眼那眼里充满了回忆也有无奈
    思远感觉年底的时间不多了,就和娅娅在家商量着结婚事宜,“娅娅,把你和我的想法给爸妈说一下啊,还有你爸妈的意见,一并说说,没事的!”思远和娅娅在火盆边挨着爸妈坐了下来。
    “是的,娅娅,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就拿到桌面上来说,以后啊,这个家也就是你们的了,我们老两口也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们能做到的,我和你姨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该买的,该用的,我们一样都不能少,然后,你和思远近期把要买的电器什么的,都给在年底办好,钱不够你们再跟我说,你们的意见如何?”叶父悠闲的‘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心平气和的和儿子媳妇商量着结婚前应该处理的事儿。
    “一切就听伯父安排,我们要买的明儿个就要去准备了!”娅娅起身给叶父叶母添了一杯水。“娅娅,你坐着烤火,要喝水我们自己来,再不要客气了,呵呵......"叶母疼着儿媳妇呢。
    “对了,娅娅,我们明天回你家去一趟,一来看望你爸妈,二来我去看看你嫂子,出了那么大的事,我应该去看看她,现在她康复得怎样了?”思远突然记起了这事。
    “还行,恢复得还好,都快两个月了,大的事情肯定不能做,小事情在家里忙活着呢,就是没有以前热情。”娅娅说道。
    “那肯定啊,年纪轻轻的,心里受创伤,还有身体上的伤害,任谁都受不了,算是死了一次的人了,也可怜了你三叔三妈,那次我去你们家看你嫂嫂,可怜的两口就老了一大截,唉,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就这么给弄得就像一盘散沙......"叶母叹着气,"所以说,建一个家容易,守一个家,难啊......"
    "也只怪你三叔俩口子,养了那个不成东西的儿子,好好地日子不过,非要弄得鸡飞狗跳的才罢手,现在坐班房了,该知道悔过不?"叶父也插了一句。
    "我那哥哥也是,本来就为嫂子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还借了债务,现在我三叔又在暗地花钱找人给哥哥减刑,还瞒着嫂嫂的,我三叔看着孩子就流眼泪,这也够可怜的了!"娅娅摇了摇头。向思远瞄了一眼那眼里充满了回忆也有无奈
    “那有什么办法,哪个孩子不是爹娘身上一块肉呢,孩子再不成人,再不争气,也是自己的骨肉,你三叔肯定要想法子找人让他早些时间出来了......"叶母是理解他三叔的心。
    第二天思远和娅娅就起了个大早,没有吃早饭就去买好一些礼物,就去了娅娅家看望岳父岳母了,还有娅娅的嫂子,三妈家正在烧早饭,思远和三叔唠嗑了几句就掏出贰佰元钱,塞给娅娅三叔,“三叔,嫂子住院我就不在家,也没时间来看过,这二百元钱您们就给嫂子买点营养品!”
    “孩子,你们俩今年就要结婚,要花好多钱,你爸妈都来看过,都花了钱,我们再不要你花钱了……”娅娅三叔说什么也不肯接这个钱了。
    “三叔,您就接着,我和思远也不缺这个钱嘛,您就别客气,快春节了,家里的钱也花完了,你去给嫂子买点什么,或者给倩倩置套新衣服过年,孩子也挺可怜的……”娅娅把钱接过去又塞在了三叔的荷包里,“对了,倩倩呢?”向思远瞄了一眼那眼里充满了回忆也有无奈
    三叔也不好再推辞了,她叹了口气,“这孩子,受的惊吓太大了,打出事起,就一直不敢在家里呆着,前前后后的跟在她妈身后,她说家里有血腥味,闻着就要呕吐,有时还三更半夜惊醒,娘儿俩就在房间偷偷地哭,我和你三妈有时半夜就起来陪着她娘儿俩,唉,造孽呀,也不要我和你三妈提你那不争气的哥哥,你看咋办呢?”说着说着他的眼里就含着泪花,“这两天她要妈妈带她去外公家,我想,让她娘儿俩去住住也好,散散心……”

    上一篇:我要用最美妙的音符震慑她们的心魄 |下一篇:真正的爱情是彼此的情意相通神魂相仪相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