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 回首往事历历似乎失去了原本的真实

    2017-08-19 17:30

     每天,有了一份期许,单调的生活也过得飞快。转眼又是一年的暑假来临,然而这期暑假却是心中有的是更多的牵挂。那种滋味也真的是剪不断理
     
    还乱,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好容易挨到了开学。
    然而,一天也没有看到你的身影。
    “秋水,有人找。”
    “芙蓉走了,这是她让我转交给你的信。”
    “去哪了,转学了么?”我急问。
    “没……没……她走了……死……了。”那个女孩别过头去,语气很轻。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这无异于晴天霹雳,懵了。随即疯子一样扳过她。
    “你骗我!”
    直到无数次摇头“没有”。
    我跌跌撞撞的走了,天旋地转。
    此时,殷红的夕阳如同一颗心,慢慢的沉入暗暗的暮云里。而芙蓉花依旧盎然地开着,只是荷塘静静……
    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竟如此的残酷与冰冷。。此情可待,而最后却是一枕黄粱。三醉石上,数千遍念着你的名字
     
    仰首已不见群星。一个曾经如花的笑靥,你曾经深爱的,突然间消逝了,该是怎样的心痛?狄金森说“凯歌,只有在垂死者的耳朵里,才如此的痛彻而
     
    清晰。”
    现在,我才深味出“梁祝”是怎样的如哭如诉,如怨如慕!我的心啊!
    在木槿花前,我喃喃而问:“花落还会再开么?花落还会再开么?”
     
     
    “秋水,秋水”胖子的声音。
    我转过头,胖子,眼镜,菊子,祁子………一张张关切的面孔。
    “你一连在这里已经三天了!”
    “芙蓉的事,我们大家都知道了。希望你也不要太难过。”菊子揉了揉她那发红的眼睛。
    “秋水,你要哭就哭出来吧”眼镜低低的说。
    我俯在眼镜的肩上,嚎啕大哭,大家也都黯然泪下。
     
     
    我记得,第一次去看你。是落叶纷飞的秋日。墓地在你所爱的东山。朔风卷着落叶,而我的心如那天上的云,翻涌不息。
    季子于墓畔,带来了他心诺于徐公的劍。
    孙子荆吊王武子,做了他生前最爱听的驴鸣。
    蓉蓉,想为你弹奏一曲绝响,而我又没能完全学会弹筝。
    我拿什么来看你啊,蓉蓉!
    徘徊扼腕于墓畔,万端感慨。
    “死,不可以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蓉蓉,你不能复生,是我情之未至吧!
    抚碑而哀,泪堕如珠,朔风卷着落叶扑打着墓碑,也抽打着我的心,已看不清你墓碑上的名字……
     
     
    多年以后,南方的眼镜打来电话,他已娶妻生子。当年暗恋的也都已捉对成双。最后问我是否还是单身,是否还在挂念芙蓉,我默然的挂了电话。
    唉,而今已是十四年光景。我想芙蓉墓畔的青松已亭亭如盖了吧。
    攀枝折条,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泪伤桓温之怀。
    吹箫人去,花月依旧,物是人非,情恸易安之臆。
    期间,颇经历了一些世事。
    “成仙得道”,多少人毕生梦寐以求的夙愿,而白娘子,却弃千年的道行于不顾,大呼“做人”。而芙蓉,你就是我的“白娘子”,我永远不会象许仙
     
    那样把法钵扣在你的头上……
    慕容秋水题记
     
     
    此文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于廊坊草,于今天改定。至此《往事》全部续写完毕。后续比较潦草,详细文字可以看《挽芙蓉十三年祭》。此文中的
     
    人物不要与本人一一对应,全篇虚构,但是融入的绝对是我的真情实感。感谢大家用一双宽容的耳朵听我讲一个悲情的故事。
     

    上一篇:真正的爱情是彼此的情意相通神魂相仪相知 |下一篇:没有了